18 亿美金斧子场外配资元言和高通,华为适应「新秩序」

就在 TikTok 寻求海外市场「突破口」之际,金斧子场外配资另一家深受「全球化割裂」之害的厂商华为,也在暗暗地另觅他径。

近期,高通 2020 年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,高通 CEO 史蒂夫·莫伦科夫(Steve Mollenkopf)披露了一项关键交易。「我们与华为签署了一项新的长期性全球专利许可协议,其中,包罗专利交叉许可,以回授某些华为专利的权益。我们还签订了一项协议,金斧子蚂蚁配资以结算先前专利许可协议中的金额。」

据了解,华为与高通达成了总额 18 亿美元(约合 127 亿元人民币)的和解协议。该协议分为两项内容,一项是 2019 年年底之前,华为未支付予高通的专利费用,约 12 亿美元;一项是,2020 年一月至六个月累计产生的专利费用,约 6 亿美元。预计华为将在一年之内完成全部支付,金斧子山西股票配资第一笔付款将在今年 9 月进行。而华为支付的专利费用,也将在高通 2020 年 Q4 季度财报上有所表现。

在华为深陷地缘政治泥潭时,与高通达成专利和解,意义重大。释放出多个重要信号,一方面,华为正在试图在当前纷乱的局面中抽丝剥茧、捋清轻重,与过去的纠纷达成和解,金斧子股指期货配资为将来扫除障碍;另一方面,华为或许在积极地寻求新出路,向高通示好,为将来外购芯片铺平道路

一场双赢的「示好」

高通业务营收板块,主要分为四类,QTL(技术授权业务)、QCT(CDMA 技术集团,即芯片业务)、QSI(战略投资业务)、QWI(无线与互联网)。其中,金斧子股指配资高通业务营收主要来自于 QTL 专利授权和 QCT 芯片两大块业务。

与爱立信、诺基亚等通信厂商商业模式差别,高通不售卖通信设备,主要依靠在 2G、3G、4G,甚至 5G 积累起的巨大专利池来实现盈利。尤其在 3G 时代,高通主导了 CDMA 技术,国内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的 WCDMA、中国电信的 CDMA2000 网络制式均基于高通的 CDMA 技术。

此外,来自 Counterpoint Research 数据显示,金斧子成都配资2018 年、2019 年全球智能手机应用处理器市场,高通以超 33% 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位。国内的手机厂商华为、荣耀、OPPO、vivo、小米、一加等均采用高通的手机处理器,苹果手机中一部分蜂窝基带芯片也来自高通。

如高通在各大机场悬挂的广告语所示,「每一部 3G、4G 手机中,都有我们的发明。」

一手通过庞大的通信专利池授权,收取高昂的「高通税」;一手售卖手机处理器。高通成为众多厂商绕不开的「梦魇」。

到了 4G 末期,高通的地位开始出现一些松动。为制衡高通,金斧子股票配资什么意思华为、三星等厂商,开始争先布局 5G 技术,抢夺行业尺度话语权。同时,高通迎来众多厂商的「倒戈」。2017 年,苹果与高通因基带芯片专利费,展开了耗时数年、横跨多地的互诉。而处于国内第一梯队的手机厂商华为,也开始自研麒麟芯片,金斧子太原股票配资与高通高端骁龙芯片各个性能、参数正面刚。

2019 年 4 月,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,苹果向高通支付一笔专利费用,双方还就调制解调器芯片达成有效期为六年的协议。在当时看来,苹果与高通的和解,在 5G 即将到来的前提下,是一场「双赢」的决定。而本次,金斧子济南配资华为与高通的和解也将是一场「双赢」的和解。

2019 年 5 月 15 日,华为被美国商务部纳入「实体名单」,接着包罗高通、英特尔、博通等半导体厂商开始停止给华为供货。一年之后,美国对华为的管控进一步升级,通过限制芯片制造环节,彻底切断华为芯片的供应路径。

「华为海思无法制造芯片,解决途径就是外购芯片,只能选择高通,或者联发科。旗舰手机芯片只有高通可以选择。」芯谋研究徐可对极客公园(ID:geekpark)说。

华为无法通过台积电代工自家麒麟芯片,而外购联发科,或者紫光展锐芯片,又不能完全匹配华为高端手机产品线的调性与市场定位。如华为与高通通过专利和解,或进一步促成芯片供应,将极大地稳固华为在手机高端市场发展的可持续性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极客公园透露,「从高通季报可以看出,QTL 营收一直不见起色,一部分原因与华为有关。」5G 时代,高通摆平了与苹果、华为多年的纠葛,扩大了潜在的营收来源,其专利授权商业模式也得到了暂时性的「牢固」。

高通 CEO 史蒂夫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总结称,「陪同华为协议签署的完成,高通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,这个阶段内,高通与市场上的主要手机 OEM 厂商都签订了多年期的许可协议。」受到与华为和解利好消息的影响,财报公布当天高通股价盘后上涨 13%。

混沌中适应「新秩序」

2019 年 9 月,高通 CEO 史蒂夫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暗示,高通已经恢复了对华为的产品供货,高通向华为专利技术许可不受到美国商务部「实体清单」规定的影响。

高通所说的产品供货或许仅指专利授权业务。实际上,目前为止,高通仍然不能为华为提供芯片。

在 2020 年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,高通 CFO Akash Palkhiwala 回答摩根大通分析师提问,关于高通能否向华为提供 5G 芯片组时说,「高通的确与华为没有任何实质性业务往来,所以,高通 MSM(内置基带的移动处理器)部门业绩指引,没有关于华为的出货内容,高通只是在给其他手机 OEM 厂商供货。」

但是,芯谋研究徐可指出,绝大部分手机芯片都能采购,高通是美国企业,可以突破限制,美国企业可以申请销售许可证。

这次的和解,是华为对高通的让步。电信分析师刘启诚进一步告诉极客公园,「下一步看高通怎样游说政府,像英特尔在短暂停止给浪潮等供货后,通过与政府沟通又恢复了供货。事情需要一步一步地推进,究竟,对于高通而言华为是大客户。另一方面,通过中美公司的和解,也在崩溃美国政府的行动,从业界来看,除极个别企业外,大部分美国企业希望与中国公司有合作。」

与 3G、4G 时代通信尺度「四分五裂」差别,5G 尺度全球统一,差别企业有各自擅长的技术领域,合作大于竞争。华为、高通作为通信尺度制定的上游企业,更需要相互开放、合作,优势互补。

旧的秩序正逐步土崩崩溃,新的秩序正在构建。

8 月 3 日,张一鸣发布内部公开信证实,字节跳动正与一家美国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探讨,以确保 TikTok 能够继续办事美国用户。

无论是华为,还是 TikTok,都是在现有的框架、体系内,适应新的秩序,在复杂的利益、权力博弈中,谋求保留。为了防止更大的「脱钩」、剑拔弩张,中美企业之间需要释放诚意,合力度过危机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loteriachicana.net